琥童 hu-tong

關於部落格
開學超忙但是該腐的還是得腐
  • 331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5927塗鴉小說接龍


2/16 by Becky 寶

晚了兩天的情人節賀圖~順便拿來當接龍的開始XD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十代目,情人節快樂!」清爽充滿朝氣的嗓音,察覺到懷中人兒的動靜,趕緊馬上問候。
「唔嗯…獄寺君情人節快樂。」

情人節的早晨,綱吉正上演著所謂的小鳥依人,依偎在獄寺隼人的懷裡。
兩人衣著單薄,早晨的刺骨涼風令兩人不只縮在被子裡面緊緊的擁抱在一起,更以熾熱的體溫互相為對方取暖。

兩個人可是特地在星期五放學後排除萬難,在獄寺的單身公寓中準備過午夜的情人節,在週六學校沒課的難得日子,打算好好享受不受打擾的兩人情人節。

具體的打算是還沒有,不過重點就是一定要兩個人膩在一起整整一天,絕對要排除各種干擾,不讓詭異鳳梨、鬼觸雲雀、腹黑山本、傻蛋小牛、極限了平,魔王里包恩來破壞。

因此這難得清靜的兩人早晨,他們都想好好的感受彼此身體相貼的親近存在,賴在床上窩在被窩裡,懶洋洋的感受著旁邊窗台陽光的照射。

嗯──…,今天是個晴朗的好天氣,適合各種戶外活動。

「今天要做什麼好呢?」
「什麼都好,十代目,只要能跟您兩人不受干擾的在一起好好相處這一整天──………」

叮咚。

說時遲那時快,才正說要不受干擾的度過一整天,獄寺的單身公寓大門門鈴就響起了對兩人來說有如地獄般的鐘聲。

是上天的眷顧?
還是惡魔的攪局?



TBC

原本只想寫兩百字的
寫了快五百字囧

2/18 by Norahs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 

「呿!」獄寺皺起那修長的眉毛,不滿的嘖了一聲。

右手自然的將柔軟的被子裹得更緊,左手將懷裡的綱田摟得更緊,獄寺的雙手一向很忙。

左手用來保護,右手用來擁抱。

「獄寺君……好擠唷。」緊靠在獄寺胸前的綱吉,不自主的笑了出聲。

「會嗎,我不覺得耶。」獄寺將鼻尖靠在綱吉的髮旋上,天竺葵香味的洗髮精香味混合著
綱吉孩子般甜甜的味道,

溫暖的牛奶糖甜香。

「十代目,你身上好香。」獄寺一邊說著,一邊惡作劇般的從綱吉的額頭,眉梢,眼角,
臉頰,下巴,輕輕的吻下來。

綱吉被這種麻癢逗弄的笑個不停,身體像是小動物般的扭動不停。

「十代目,」獄寺哀求般的呻吟了一聲:「你不要再這樣動來動去了。」

透過薄薄的棉質睡褲,綱吉的動作不經意的摩擦著早已堅挺的部位。

這對獄寺來說,無異於拷問。

察覺到自己的失態,綱吉臉紅著臉,小小的牙齒輕咬著下唇,

露出一種困惑又害羞的孩子般神情。

「別這樣咬,會痛的。」彷彿著迷般的,獄寺用著指腹輕撫著綱吉紅潤的下唇。

然後,緩慢又認真的深吻著。

獄寺的吻一向就如同他的眼睛一樣,深邃又帶著幾分火藥般的狂野。

野性的貴族。

在接吻換氣的空檔間,綱吉輕喘著氣,用蚊蚋般的聲音:「獄寺君……門鈴……」


是的,從5分鐘前到現在,那門鈴依然執拗的不肯放棄。

「別管他!」獄寺再次咬上了綱吉的耳垂。

「獄寺君,門鈴!」綱吉嘟起嘴,認真的說著,也許門外有相當重要的事情呢。

獄寺嘆了口氣,看來想在床上廝磨打混一早的計畫失敗了。

他強迫自己從滿是綱吉甜香的溫暖床舖裡起身,順手抓起椅背上的襯衫套上,

同時下了個決定。

如果門口的來人只是個推銷員或訂報紙的,那麼他一定要當場用3倍炸彈送他回老家!!




2/24 by海姐姐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
2/28 by Becky

因為剛看完某本里藍本XD決定讓10+REBORN出場XD
接下來發展就交給norahs和海姐啦XD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里…里包恩…
是上司啊啊啊!!

十年後的里包恩到來帶給了獄寺隼人無限的打擊。
綱吉在獄寺的身後試圖看清來者,也在擠出獄寺的人牆之後馬上就後悔了。

「里包恩!!怎麼會是你!」驚愕的大喊,綱吉手指很不禮貌的指著眼前人的鼻子。

里包恩很是不爽,可是想到了自己所帶來的大禮物就開心狡詐的笑了,連把列恩轉換為槍來威脅都省了。

他將他的手伸了出來,上面有個小小金黃色頭髮的人。
看起來十分眼熟,金髮,綠色的連帽外套,小小的手背上還有刺青…

這…這不是…
「迪諾先生!!」
「唷,我可愛的師弟。」
唷什麼唷,變成這樣不是事情大條了嗎!!?
「怎麼回事!變得像拇指姑娘一樣!」
不…正確來說也是拇指先生之類的吧…

里包恩很是得意的笑了笑,後面則是站出了那個總是帶著輕鬆笑容的人,很是眼熟的面孔,「唷,阿綱!」

是十年後的山本───!!

誰能告訴他這是怎麼回事啊!

「嘛啊,阿綱你聽我解釋…」


3/7by norahs

TBC

3/7 by norahs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「………總之,」獄寺低著頭,左手用食指按摩著太陽穴,表情焦躁的說著:「說來說去
又是那隻死牛搞的鬼?」

「啊哈哈哈哈!獄寺真是聰明。」十年後的山本爽朗的笑著。

「這根本用膝蓋就想得出來吧!!!」獄寺翻桌中。

「啊哈哈,獄寺的脾氣還是很活潑呀。」十年後的山本果然見慣大風大浪,手一翻,還在
天空飛的茶碗杯盤,又重新安頓在桌面上。

「所以,山本要暫時住在獄寺家囉?」綱吉張著大大的眼睛。

「是呀。」

「我反對!!!!」獄寺再次翻桌!

「獄寺君真是的,」綱吉轉頭:「可以住到我家去呀」

「沒辦法呀,」山本伸手亂摸著綱吉蓬鬆的頭髮:「這時代的我太常去你家了,時空旅行
中,若讓不同時代的自己見面,會引起邏輯上的錯誤,事情很嚴重的!」

綱吉點點頭,理解了困難之處。

「獄寺君!請你一定要幫忙!」

「只………只要是十代首領的希望,我一定辦到的!!」嗚嗚嗚,一整天的夢幻約會都沒
了,現在還有一個麻煩惹上身。

「那………迪諾先生現在要怎麼辦?」

一直很安靜的坐在咖啡盤上,專心吃餅乾的迪諾先生,吃得滿嘴都是餅乾屑。

捧著臉盆大的餅乾吃,似乎讓迪諾先生感到非常高興。

「哈啾!」小小的噴嚏聲響起。

「迪諾先生?還好吧?」綱吉擔心的問著。

3/23 by 海姐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

快樂的分隔線~


左下角是直昇機闖入獄似家的畫面XD






 










4/1 by 橘子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4/1 by  BECKY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然後啊!你相信嗎,阿綱。我親愛的師弟,在我跟恭彌的頭上居然出現了巨大的幽浮啊!UFO啊UFO!你能相信嗎!」

所有人一臉不可置信,或者給說是一張你在講屎的表情望著迪諾,看到眾人這樣的反應迪諾也不是白痴,於是極力努力的解釋清楚一切事情的來龍去脈。

基本上他為了不要讓他可愛的徒弟遭受到什麼不測,很永遠的『代替』雲雀『上陣』,被外星人們抓進去了飛碟裡面。

其實根本是怕雲卻把對方咬殺成為宇宙級的問題吧。
眾人如此心中想。

迪諾述說著裡面一切一切跟電影裡面的雷同相似處,以及不同處。
接著也就像電影裡面所說的,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了,昏迷不醒。
最後的意識是上了疑似手術檯的東西,並且有著強大的手術燈直直的照射著自己的臉部,刺眼無比,然後他就這樣被KNOCK OUT了。

好的,故事結束。
但是等他回過神來,他就已經在十年後的大人里包恩與山本之間了,當時因為兩人似乎在談些什麼,黑氣傳遍,嚇得他想逃回加百羅涅動卻也動不了。


 當時只想著,「難道線再的我是十年前的我?不然里包恩跟山本怎麼變得那麼巨大?就算是十年後也不對吧…」
然後才赫然發現,自己的身體也變小了!
就在發掘的同時,散發黑氣的里包恩與山本也跟著往下看,也就是嬌小的迪諾方向看…

兩人詭異的相視一笑,他又是再不知不覺間來到了十年前阿綱與獄寺的面前…

「這就是我所知道的部份的來龍去脈。」

迪諾很滿意的以右手拳頭擊掌,滿意的從一旁拿出了老人茶漱飲。

「是嗎!那可真是太好了啊!」一臉老大不爽的獄寺,雖然依舊十分不爽著這一群人帶來給他的大麻煩,甚至打擾他和十代目的情人節,但是現在更有著嫉妒UFO找上迪諾兒自己卻遇不到的不平衡心理。

「總之,這群不同SIZE的迪諾你是說要怎麼解決啊!?」氣急敗壞的試圖將一推小迪諾從自己身上拿掉,接著吼下去,「是不是要我炸了他們啊!」


 「不…不好吧,獄寺,那怎麼說也還是迪諾先生啊…」
「是啊,獄寺,那怎麼說也還是我吧?你居然忍心這樣對待你十代目的師兄?」
「這…這…」黑著臉的獄寺無話可說,卻悄悄的可以聽見背後傳來的暗黑二人組的竊聲笑。

一不爽,青筋一爆,一不注意,不受控制,炸藥顯現,「有什麼好笑的啊!!媽的!!」粗口一出,「碰碰碰!」炸藥飛開,一切無法挽回…

睜開雙眼,育四準人發現這一切只是很白爛的惡夢,今天才是真正要跟十代目共度情人節週末的星期五上學日………

整裝出發,一定要努力有著完好的形象前去今日的十代目。

開開心心平平安安到學校,獄寺心中還是有些忐忑不安,但是他又覺得說出來只是爛嘴巴帶霉運搞不祥,所以他很怒力的憋住心中的一根刺。

 好痛苦啊…好痛苦啊…
好想說可是應該是不該說的…
啊…怎麼辦…
其實也可以當作午餐時間與十代目的話題啊…
唔…該說還是不該說呢?
但是萬一說了就真的像夢裡面毀了我們的情人節怎麼辦?
我安排了好多想做的事情啊…………!!(羞)
到底說還是不說呢?
梗著我的心口好不舒服啊…又不想對十代目說謊,很明顯的他已經在擔心了啊啊啊啊啊…
隨便唐塞藉口?
不不不,對象可是十代目啊…


5/3 by Norahs
TBC
我差點要把這東西完結掉了XD
因為覺得越扯越遠所以把他用更老梗的方式凹回來了(茶)
依照約定的一千一百多字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